很雷的不要肛我

关于片场图的文艺复兴

“宇哥,龙哥跟你挺亲的啊。”

白宇翻了个白眼,“你怎么把人说的跟小动物似的。”

“就是的啊。他一般跟谁都不来劲,就和你能贴一块儿。白宇你身上真有点蛊吧。”

白宇把人轰走,接了杯水就走回房车休息。话题是结束了,但他的心思确实耽搁在上头了,他想着前两天拍戏让他觉得怪怪的时刻。

在特调处演的兄弟反目,赵云澜被控制要杀沈巍。他得把龙哥双手打开、拔枪。有一回他推的力气太大,龙哥差点摔倒。

白宇心里喊要完,身体还继续准备摸枪套。他眼看龙哥退两下没站住,严肃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。求生本能让龙哥下意识想抓住什么,这手刚好盘桓在白宇腰后,就哎一下把住。早有预料的白宇下盘使劲,倒也是没被带跑,人是站稳了,......

浮沉

“沉沉”,罗浮生下巴一缩,抬眼看他。是想拟态可爱狗狗。无辜是无辜,要是脸上没有喷🥺满碎🥺肉🥺块的血就好了。

外面下着雨,这样他脸上都还嘀嘀嗒嗒着血🥺渍,是开车过来的。但楼下又不见他张扬的亮红路虎,看样子小子专程把老大送到就溜了。

“外面雨这么大,我现在样子又怪吓人的,不适合出去;而且我刚和人打了一架,肉🥺痛腿疼,累得散架。你就行行好别赶我走?”

韩沉撑着门:“和多少人?”

罗浮生献宝地数了数:“二十来个,我手下三四个,可累了。”

韩沉皮笑肉不笑,挡着门从玄关衣架上抽出一条毛巾,抛给罗浮生。

罗浮生看一眼,一撇嘴又看过来。小狗耳朵都快长出来摇摇。

“还想我帮你擦?”韩沉笑......

【贤井】【澜巍衍生】 天*地*

贤井。有一点点胡杨/杨修贤。杨修贤有点渣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井然办公楼门口守株待兔的杨修贤是请罪来的。

空气中潮🐼湿的闷热自下而上蒸腾,今夜估计会下雨。

现在是周五晚上十一点,他通常的兴奋猎艳时间——徜徉在气氛暧🐼昧的酒吧,给小鲜肉买杯酒,咕哝情话,顺利把人拐上🐼床的时间。今天他不。虽然有点遗憾,但权衡一下两头的机会成本,他会说再争取一下井然还是值得的。

皮衣皮裤的杨修贤倒在机车上,等得无聊,开始翻自己手机上的通讯录。aabbcc,外卖的诈🐼骗的缴费的不一而足,没啥......

s01e23

墙内的天都一样。目之所及都是肃穆的墙壁,顶头才是朝霞满天。要他经常抬头他是不乐意的,坐马车的时候也只是看着窗外。

在希娜墙内,官道都是用磨圆的小石头铺,这种石头通常是在河流里挑出业已打磨圆滑的,即使如此,马蹄踢踏,还是一上一下,颠个没完。利威尔不娇嫩,颠簸的石子路还是让他咬紧牙关。

他右脚都要抽筋得发麻了。他隐秘地将右手覆盖在伤腿外侧,抚摸那块独特凸起的织料。那里的毛绒被这两天的揉搓折磨得变形,不少毛都掉了下来。

利威尔斜对面坐着埃尔文,对方因为在前往质询的路上而依旧身着作战服。他就闲散的多,只穿着宽松的常服,搭了一件羊绒外套。

外头的风景并不迷人,但归家人群的烟火气让他一阵恍惚。即使...

及岩的大纲。排球选手及/👮‍♀️岩

oiiwa的安定感不输乌野爸妈。主要是前天复习了遍cinnamon太太的oiiwa,被打鸡血了wwww


非青梅竹马设定,顶多小时候做过短暂邻居,很快及川家搬走,男人中的alpha头狼担当iwa不记得也很正常。毕竟从小到大身边都是男孩子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是社会人iwa和排球选手oikawa在下班后电梯间偶遇。两个人都睁眼懵,只想快点回去睡觉,电梯突然抖动,iwa撞了一下戴着口罩帽子的oilawa,低声说抱歉。对方也没反应,到了楼层就匆匆离开。地上有一块通行证。做过现场安保的岩认出来是活动专用,上面写着及川彻。

他真的很累很想碎觉,现在还得先还...

江口/西山无差

世上本没有xx,走的人多了就有了xx!

致江西江!我想吃egukouta!えぐこた!

倒过来也不错倒过来才是我本质!


是醉酒段子 都没个链肯定清水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paisen----

西山床上翻身,一掌拍到酒没醒的前辈身上。也是迷糊。

要喝水自己去倒。嘴里没好气,老实的前辈还是跑去给他倒水,碎碎念明明自己是前辈,怎么给后辈鞍前马后,甚至还鞍前马后的心甘情愿。

甚至他的新房子自己都只来过一次,这人总是各种推拒,身为前辈即使不爽,也拉不下脸硬要去。只是不爽。明明他对他无私分享,却不能得到对等回报。

西山已经...

这是我的新kami啦~
杉莉帕,尾莉帕看得我好幸福。走过路过不要错过。

我错了,在我信仰薄弱的时候,我主用神迹又把我召回。我还能继续。

他想勾引英二的时候,反而不知道摆什么姿态好。那些人渣碰他,他用嘲笑的心情迎合,知道血债血偿。看他们陶醉的嘶哈,他就忍不住想笑,但他要忍着,他假装啊呀呃,不排除有几下是真的顶到快乐,但他要记住雪中冰冷的火,利刃挖开皮肉的鲜辣,这些人都是敌人,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值得相信,都是垃圾,包括自己。

英二不是,他也不会这样侮辱他。ash死也不能。他要他最好啦,但这份感情碰上的时候,他就恶心。不要嘴唇,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他。他看所有人都是邪恶,不愿意这样想英二。但这是对所有人的预设,是野生动物存活的必要假设,他是在第一坏人前用感性追加最高指示:英二不是。

他会驳回所有英二有罗曼蒂克想法的假设观察推断臆想。他好累,...

根据op里的截图描线上色。

尽管已经和op里散发的感觉大相径庭,我还是有句ky要发:果然这张脸男女皆可。帅气美少年也可,知性大姐姐也可,我看kaworu性转不应该扎翘马尾,披散着短发,和律子小姐一路线我也很可。

kaworu小姐姐凭借非人电波,迷人的微笑红眼睛,撒比西的能消灭一切污秽的气场,一定可以发展成霓虹国民idol的。

不想跟有趣的灵魂发生更猛烈的碰撞吗!想和人聊黄搞脑洞!
详情请咨询:
wb:观光客低浮上/ twitter:@pitforfutako

© 很雷的不要肛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